甘肃"光棍村":女方像皇后 一天看30多个男子

作者: 分类: 娱乐 发布时间: 2019-03-14 11:01

(原标题:甘肃“光棍村” 相亲十八年攒不够彩礼钱)

“人市”是甘肃省庆阳市焦村镇集市上的特殊一角,位于镇小学门口。每逢赶集日,媒人会在这里扎堆出现,他们手握十里八村待嫁女青年的信息,是单身小伙子们趋之若鹜的对象。当地人把出嫁女儿索要的彩礼称之为“卖”,把男方花费的彩礼称之为“买”,“人市”承担了居中沟通和协调的重要功能。“结婚难”是当地男子最头疼的问题,有人相亲18年仍然单身。

“人市”上的失意者:24岁男青年相亲7年仍单身

2017年1月25日,丙申猴年腊月二十八,甘肃省庆阳市焦村镇的集市上人来人往。这是农历新年前的最后一个赶集日,镇子周边的村民们如同潮水一般涌来,把仅有的一条街道堵得水泄不通。过了这一天,要想置办年货就不再容易。与此同时,旧岁里的“人市”也将落下帷幕。

undefined


甘肃庆阳焦村镇集市

“人市”是集市上的特殊一角,位于镇小学门口。每逢赶集日,媒人会在这里扎堆出现,他们手握十里八村待嫁女青年的信息,是单身小伙子们趋之若鹜的对象。当地人把出嫁女儿索要的彩礼称之为“卖”,把男方花费的彩礼称之为“买”,“人市”承担了居中沟通和协调的重要功能。

这一天,吕飞飞照常来到镇上。买完菜之后,镇上的媒人把他叫了过去,告诉他又帮他托了人,但是年前已经不会再安排相亲了。这意味着,吕飞飞今年的“相亲季”又一次颗粒无收。

“相亲了七八次,见了有十多个女孩子吧,一直相亲一直不成功,心里边都开始憋屈你知道吧。”还有一个月才满24岁的吕飞飞满是沮丧,从2011年开始相亲,今年已经是他相亲的第七个年头。年前他提前一个月从县城回来相亲,但相看了十几个姑娘也没有遇到一个合适的。唯一一个进入到“说礼”阶段的女方,提出的彩礼要求是十八万元,这与吕飞飞心里十二三万的价格相去甚远。婚事于是告吹,两个年轻人再无来往。

为什么叫“人市”?这个词的背后是赤裸裸的礼金。只要礼金能谈妥,男女双方将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完成相亲、订亲、办婚礼的全部过程。闪婚在这里是个正常现象,因为过了这个月,年轻男女都要出门打工,一座座村庄再度成为“空心村”。

在焦村镇周边,彩礼多在十五万至二十万之间,一个媒人一年介绍数百对男女相看,最后能成婚的不过十余对——“说得千家万家,成得一家两家”、“十媒九不成,说得七八回”是挂在媒人们口头的俗语。

年复一年,单身的小伙子们怀揣着整个家庭的积蓄,在婚姻的大门外排队等待。

女方像“皇后娘娘”一样,一天在家面“相看”三十多个男子

六年之后,吕飞飞想起自己曾经拒绝过的女孩,还是后悔不已。

庆阳当地习惯以虚岁计算,2011年,吕飞飞虚岁19岁开始相亲,那时的彩礼不过七八万元,吕飞飞一米七五的个头,又学得一手厨艺,不止一名女孩曾对他表示过好感,但抱着挑挑看的想法,吕飞飞一一拒绝了。

“那时候觉得自己还不到二十岁,条件也还可以是吧,就想找一个好看的,没想到现在别说好看的,不好看的也找不到了。”吕飞飞蹙着眉说,“后悔啊,怎么会不后悔呢。”

在当地,大家对每年的彩礼有一个相对公认的“市场价”,这个价格近年来在以每年一至两万元的涨幅攀升,影响着男女双方的心理价格。“别人家的女儿卖这么多钱,我们家的女儿为什么就卖不了这么多?”媒人李海君说出了女孩家长的心里话。李海君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给人说媒,深谙娶嫁双方的心理,如果女方彩礼要价低于当年的“市场价”,不仅旁人会说闲话,男方家的亲戚也会因此看低了嫁过去的新娘。

李海君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介绍,近年的婚恋市场是绝对的“卖方市场”,女方有充裕的选择权,早些年的人市上还能见到男女双方的踪影,而现在人市上已经很难见到女孩。因为挑选余地大,女孩们都坐在家里,等着媒人把一个个男青年领上门来,女方最多一天可以在家见到三十多名男子。

同是1993年出生的吕飞飞和王伟对此印象深刻:吕飞飞曾在一次登门相看时,到了门外就发现前面还有另一个男孩排队,而他还没有进门,后面又紧接着来了下一位。王伟则在排队之后感叹,在家等着相亲的女孩“就跟电视里的皇后娘娘一样”,金贵非常。

王伟上小学的时候,班上共有46个同学,18个男生,26个女生;而现在26个女生已经全数出嫁,男生里娶妻生子的只有一人。

“生完孩子之后他老婆就跟他离婚了。我也不知道他到底结的哪门婚。”王伟说。